舅舅的骄傲

早上跑步听播客,小盖讲了一个故事。

他叔叔有次开车回老家,在高速路上遇到一个人车坏了。叔叔也没多想,二话没说,就趴倒车底修车。他甚至没有顾及自己的新衣服。修好车之后,只象征性的要了一点费用。

不少人知道这件事,觉得你这人有点傻呀,你得多要点钱。当时那种情况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你要几千他也得给呀。

小盖当时也觉得他傻,但现在对他刮目相看。叔叔是一个工匠,一个手艺人,当时那种情况如果管人要很多钱,甚至是勒索人家,作为手艺人的心气儿就会被破坏。

直到现在,叔叔也不是大富大贵,但每次看到他沉浸在自己的手艺里面的那种神采,那个心气儿,你会由衷为他开心。

听完这个故事,我突然想到自己的舅舅。

我度过了怎样的2022年?

2022年,疫情进入第三个年头,经历无尽的封控和核酸后,却在年底来了个大转弯,老司机的方向盘都差点甩飞出去。这一年因为国际局势和疫情,周围的人失业的失业,破产的破产,过得尤为不容易。我们盼望2022年早点过去,期望2023年能够不那么艰难。

2022年我印象最深刻的国际事件当属俄乌战争,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——几百万人流亡欧洲、城镇变成废墟、大量士兵和平民伤亡…… 战争给乌克兰造成至少超千亿美元损失,重建至少需要2000亿美元。在我们看来的一串串数字,是千千万万乌克兰人支离破碎的生活。
2022年的乌克兰

先让父母成熟起来

作为一个父亲,自然而然对孩子的教育特别关心,但我们的关心与其他父母的焦虑完全不同。我和老婆都没有望子成龙的心思,只要孩子自己过得开心就好。所以,我估计他周围很多小朋友都比较羡慕他:

  1. 他可以无限制地看奥特曼、熊出没、汪汪队、小猪佩奇……
  2. 他可以随时玩自己喜欢的玩具,马上就该叫他打游戏了
  3. 他每年自己想去哪个地方旅游,我们就带着他出去走走
  4. 他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睡觉、要不要吃饭、出不出去玩
  5. ……

反正我们就是完全放养,他可以自由决定自己的一切,除非我看不惯他的时候。我们对他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让老师来找我麻烦。

我非常喜欢何帆和吴军两位老师,他们在教育孩子的观点大致一致。

为值得的客户至上

之前,我很少读访谈和传记类的书,感觉里面的人物离自己都太远,不能共情。浑浑噩噩地过了这么些年,越发觉得无聊,突然想看看别人的生活是咋样的,遂开始读访谈和传记。我和团队正在开发和运营一款零代码的SaaS产品,因此对科技圈要更关注一点,比如最近刚读完 详谈:左晖,这本小册子记录了李翔围绕组织、使命、价值观、行业竞争、选人用人等话题,与左晖进行的两次深度访谈。


Photo by David Iskander

在我看来,左晖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不对外界或是竞争对手做过多的评价,不在乎自己是否成功,也不在乎外界对自己的误解,只关心自己做的事是否正确,关心自己是否让行业变得更好。

美国为什么可以在芯片上“卡”中国脖子?

最近万维钢老师在他的 精英日课 中讲解「Chip War」这本书,从中可以了解到整个芯片产业的发展历程、美方视角下的中美芯片之争、美国为什么可以在芯片上“卡”中国脖子,以及中国的破局之道。下面我抽两个可能是大家最关注的问题,跟你讲讲。

像台积电和ASML并不是美国公司,为啥听美国的呢?总不至于说我用了你的技术就得接受你的长臂管辖吧?其实美国并没有直接动用什么霸权,它只用了一个简单的商业逻辑:如果你违反禁令,我就会要求美国公司不卖上游设备给你。

美国手里的牌:

  • 几乎所有芯片设计软件都是美国的
  • ASML用的一些关键部件,包括光刻的光源,是美国生产的
  • 三星和台积电都需要的一些关键工具和原材料是美国和日本控制的

基于此,美国并不需要什么政治霸权、更不需要走什么法律程序,直接从芯片产业链的逻辑上把中国卡死。这个原理,被美国学者称为“武器化的互相依赖”,因为在这几个关键技术上,你只能依赖我,那么我就可以控制你,我就可以利用这个依赖对付你。

那中国该如何破局?米勒在书中分享了三个策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