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记的方法

在电子书上划过很多线、在浏览器中裁剪过很多网页、在微信中也收藏过不少文章,如果这些能够算作笔记的话,我确实记录过不少东西。然并卵,这些文字于我而言有什么意义?也许只是在当时多了些情绪价值而已。因此,在阅读这本书以后,我重新开始审视记笔记这个动作。

笔记的方法

用自己的话来记笔记

记笔记的核心是用自己的话来记录。为什么?

首先,人的记忆有两种机制:存储和提取。研究表明,信息存入记忆越容易,提取就越困难;反之,存入记忆越困难,知识提取会更方便,这就是「必要难度理论」。用自己的话来记录,就是为了增加存储时的难度,以便未来遇到难题时,更有可能想起(提取)记过的笔记。

其次,记录和收集信息是有巨大区别的。大量收集的信息,很多时候并不会给我们太多帮助,因为我们遇到问题时,更习惯直接使用搜索引擎或AI。你可能会说,那我可以先去笔记中搜索呀。当然可以,但我想告诉你的时候,搜索没有加工过的笔记,跟搜索网页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因此,记录并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思考。只要用自己的话来复述或是总结,你一定会思考,这种倒逼自己思考的过程,才是记录的意义。

我在北京送快递:这个艰辛颠簸的世界

看多了网络上灯红酒绿的生活,读读「我在北京送快递」吧,作者胡安焉用类似于“流水账”的方式记录他在约十多年间干的近二十份工作,写下了这个艰辛颠簸的世界。

我对现实世界的反应有点迟钝,很多人会误以为这是乐观,觉得什么问题在我这儿都云淡风轻似的,但实际上可能是我对现实并没有那么多期待,甚至有点迟钝而已。在整个阅读过程中,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感同身受,也没有那种窥探到另一个阶层生活的快感,尽管我并不认为我和快递员不在同一个阶层。

但作为一个社畜,同为社会的最底层,总还能找到些许共鸣。

我在北京送快递

我经历的2023年

新年第一天,坐在桌前,试着想回忆过去一年干了些什么,除了些许情绪,脑袋一片空白。

Photo by Morgan Sessions
Photo by Morgan Sessions

我们六个人的团队运营着一款B端产品,这一年,我们在研发、销售、客户成功方面都做了不少尝试,营收相较于22年并没有太大的提升,但付出的代价却是账上的现金消耗一空。这也意味着,24年我们必须要实现收支平衡,否则团队就要散了。当然这一年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,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哪些事我们做不了,哪些路我们走不通。最重要的是,仍然有小伙伴愿意继续坚持,愿意乐观的相信我们仍能成功。

2024年,我们六人团队的营收目标是200万,如果这个目标能够实现,除了能够保证大家的收入不减少以外,还能验证我们的一些猜想,为后年打下一个好的基础。感兴趣的话,年底再来看看,如果目标实现了,我就详细地说说我们这一年是怎么做的;如果目标没实现,我就发个简历找工作。

工作就说这么多吧,接下来是一些碎碎念。

舅舅的骄傲

早上跑步听播客,小盖讲了一个故事。

他叔叔有次开车回老家,在高速路上遇到一个人车坏了。叔叔也没多想,二话没说,就趴倒车底修车。他甚至没有顾及自己的新衣服。修好车之后,只象征性的要了一点费用。

不少人知道这件事,觉得你这人有点傻呀,你得多要点钱。当时那种情况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你要几千他也得给呀。

小盖当时也觉得他傻,但现在对他刮目相看。叔叔是一个工匠,一个手艺人,当时那种情况如果管人要很多钱,甚至是勒索人家,作为手艺人的心气儿就会被破坏。

直到现在,叔叔也不是大富大贵,但每次看到他沉浸在自己的手艺里面的那种神采,那个心气儿,你会由衷为他开心。

听完这个故事,我突然想到自己的舅舅。

我度过了怎样的2022年?

2022年,疫情进入第三个年头,经历无尽的封控和核酸后,却在年底来了个大转弯,老司机的方向盘都差点甩飞出去。这一年因为国际局势和疫情,周围的人失业的失业,破产的破产,过得尤为不容易。我们盼望2022年早点过去,期望2023年能够不那么艰难。

2022年我印象最深刻的国际事件当属俄乌战争,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——几百万人流亡欧洲、城镇变成废墟、大量士兵和平民伤亡…… 战争给乌克兰造成至少超千亿美元损失,重建至少需要2000亿美元。在我们看来的一串串数字,是千千万万乌克兰人支离破碎的生活。
2022年的乌克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