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22年12月

为值得的客户至上

之前,我很少读访谈和传记类的书,感觉里面的人物离自己都太远,不能共情。浑浑噩噩地过了这么些年,越发觉得无聊,突然想看看别人的生活是咋样的,遂开始读访谈和传记。我和团队正在开发和运营一款零代码的SaaS产品,因此对科技圈要更关注一点,比如最近刚读完 详谈:左晖,这本小册子记录了李翔围绕组织、使命、价值观、行业竞争、选人用人等话题,与左晖进行的两次深度访谈。

Photo by David Iskander

在我看来,左晖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不对外界或是竞争对手做过多的评价,不在乎自己是否成功,也不在乎外界对自己的误解,只关心自己做的事是否正确,关心自己是否让行业变得更好。

继续阅读

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

近年来,美国民间出现了很多反智现象,比如疫情之下拒绝戴口罩、游行抗议打疫苗、极端民众攻占国会等等,种种离奇现象让我们大为不解,崇尚民主和科学的美国为什么会这样?

反智不是反“智力”,毕竟没人会怀疑智力的价值,人们对从事科学创造、技术发面的高智力人群普遍是持推崇和赞赏态度的。反智的“智”指的是“智识”,它在含义上与智力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智力体现的是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,而智识更多的是体现人类思考、创新和批判的能力。也就是说,智力重在“务实”,而智识更“务虚”一点,反映在现实生活中,像科学家、实干者往往会比哲学家、基础理论研究者要更受欢迎。

如果一定要下一个定义,反智就是对运用智识的智识分子,抱有怀疑和怨恨。美国传染病专家安东尼·福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比如特朗普吹嘘阿奇霉素等可以抑制新冠病毒,而福奇立即辟谣必须要进行足够的实现才能证实;副总统彭斯夸口要让每个美国人都能接受核酸检测,而福奇直言,美国的检测系统并不能达到……而福奇得到的是什么,被阻止出席关于疫情的众议院听证会,甚至遭到人身威胁。

继续阅读